LATEST NEWS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
Contact Hotline
400-123-4567 18888888888
传真:400-123-4567

E-mail:88888888@qq.com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Lambda创始人何晓阳:打造分布式存储第一公链LAMB如何布局生态
 
来源:亚投官网-亚投娱乐下载-亚投娱乐网站 时间:2020-03-30 10:53:51

  何晓阳,Lambda创始人,“中国APM行业第一人”,2015年创业家 35 under 35 榜单。微信公众号“何晓阳读书笔记”在程序员社区和企业服务领域有影响力和相当范围的读者群。其创办的oneapm于2016登陆新三板。

  Lambda项目自成立后,便一路狂奔至存储挖矿领域的头部。何晓阳说,因为经历过被传统行业的交易成本限制公司的发展,如今想在区块链行业中实现分布式商业的成功。而Lambda市值冲进前50,上线多个交易所,矿工和节点也在不断扩大,项目正在稳步发展中。相信未来,Lambda或许可以成为行业的一只领头羊。

  分布式存储项目,市面上正在做的目前只有两个,一个是Filecoin,一个是Lambda。Filecoin是还没发主网也没发币的项目中最牛叉的,其他发币的都破发了,已割了韭菜。目前来说,Filecoin已经做到了开发网不错,但测试网还没确定时间,主网更是遥遥无期。而Lambda主网已经上线家,存储矿工已经映射一两千人,预期十月可以有一万矿工接入。

  打着分布式存储名义的项目很多,实质上是POC项目。重点讲解什么是分布式存储,什么不是分布式存储,POST的共识有什么区别,第二部分讲Lambda的生态和落地。

  分布式存储抛开学术意义来说,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矿工提供的存储空间,并提供存储空间的证明,从而得到数字货币奖励。使用的共识是POST,时空证明,也就是矿工提供了多大的空间,持续了多长时间,通过这样一个证明,矿工可以在系统内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来通过共识找到他的Token或数字货币。

  一是中心化的机构控制发币,像之前的玩客云和它的通证链克,矿工提供的不仅仅是存储空间,还提供带宽,链克通过衡量矿工提供的带宽证明,给矿工发币,这是一种中心化的方式。

  二是矿工提供空间,但并不帮助用户存储数据,而是把硬盘用批判的方式去填充随机数,这种叫容量证明。矿工证明自己有多大容量,从而进行数字货币的获取。

  当下的时间点,第一类项目会逐渐变少。第二种POC是国人发明的概念,基于PoS的改进项目,加入抵押或加入了中心化的钱包,像BHD。中心化通证和区块链没什么关系,也不符合区块链精神,会严格受到国家的监管。POC本质上是比特币和莱特币延伸出来的QW算法的一种衍生。QW是实时计算哈希,而后预先存储到硬盘上,再进行读取,它与存储没什么关系。

  Lambda和Filecoin的崛起,也伴随着中心化存储、中心化通证。玩客云链克、POC像BHD打着存储的概念兴起,2019年上半年分布式存储的异军突起推动了行业的发展,同时行业没有泡沫也就没有进步。他们一方面进行分布式存储的布道,另一方面也利用这个概念进行更多项目的推进。

  Lambda取得成绩有目共睹,一方面因为市场原因,Lambda做了较好的选择,在一个逐渐上升的市场中享受到市场带来的红利。这个时机给Lambda从一个比较清高的偏学术化的项目成为数字货币领域top30或40,甚至交易量来说,成为TOP10的项目。

  生态给Lambda的贡献才是第一位的,也是为什么Lambda能有今天的成就。下半年举办了一系列活动,例如“中国行”,在中国十几个城市举办了矿工见面会,例如广州、深圳、苏州、宁波、云南昆明等地方,口号叫“了不起的矿工”。

  生态的主要贡献者才是Lambda发展的主要力量,践行去中心化、分布式以及分布式的商业。Lambda的发展是践行过去我写的文章内容,我入局区块链的本质原因是不喜欢交易成本过高的行业,而从前自己所在的行业却是如此。

  分布式商业是一个更有力量的,更加强大的存在。企业服务,例如微软卖光盘,生产成本很低,如果代码已经完成,那多Copy一份,服务于新的客户的成本其实是很低的。你的成本是获客成本,这样一个To B企业,本质上是扩张成本为0,但分发成本很高。这些企业老板或者VC算出来一个魔力数字,你的营销成本除以你的收入最好等于1。例如你卖出去一个亿的软件,那么最好你的营销和销售花一个亿。在美国这个屡试不爽,公司营收一两亿美元时就会变慢,但可以上市,老板和投资人实现财务自由。但在中国行不通,因为研发和管理费用导致公司是亏损的,而且中国是一两亿人民币就会增长变慢,既上不了美股,也不上A股,这个窘境到今天仍没解决。

  传统经济学只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市场,由供需关系组成,没企业什么事。传统经济学认为交易成本为0,《国富论》中说工业化造钉子,提高效率,但钉子卖不出去没关系,但软件卖不出去就有关系,不好卖,去哪里获取客户,跟客户达成交易,都是有成本的。这里有个概念叫交易成本,信息费用。

  企业是一个叫科斯的人发明的,他写了一篇文章叫《企业的性质》,界定了什么叫企业。企业的内部成本要低于企业的外部交易成本时,企业的边界是可扩张的,当企业的内部交易成本大于外部时,企业不能扩张。销售和营销费用就是交易成本,交易费用为100%时是不正常的,而区块链是一种交易成本极低的分布式商业。

  今年围绕矿工做了很多事,组织了50多个矿池,组织矿工交流会以及治理委员会,并由矿工决定Token的分配。也做了很多改变,例如把60%的挖矿项目,通过割投资人,把投资人持有的25亿销毁了。把矿工摆到了Lambda生态席的第一位,由矿工决定Lambda的未来。事情虽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但变得越来越好了。价格的涨跌和项目没关系,由矿工决定。

  Lambda的生态组成部分:1、客户,有67家签约用户;2、投资方,有23家投资机构;3、合伙人节点,有近30家;4、验证矿工,有60家;5、挖矿的存储矿工,大概有50个;6、合作伙伴,大概有10个;7、交易所,上了近50家主流交易所。

  客户有两类,一个是之前的行业客户,金融行业,保险,银行和零售等,另一个是新的客户。传统金融行业,拿下了大地保险和太保,银行方面拿下了三家股份制银行和十几家地方区域银行,零售拿下了三只松鼠和国药控股等,通过把这些企业的LT数据,物联网和数据代码进行存储。目前是通过Lambda的内网部署版本,也就是IMAX版本、私有化部署版来进行部署。未来逐渐将这些数据搬到公有化的公有云版本,也就是公网版本,我们的主链版本上进行存储。第二个是我们的验证矿工和存储矿工,目前接上主网的验证矿工将近六七十家,存储矿工接上主网的有一两千人。验证矿工发展应该要120个节点,存储矿工应该要接近1万人。外围的有十几个Lambda的合作伙伴,包括立方云,算力式平台Perlin和Ankr,另外我们合伙人有近40家。

  未来Lambda会登陆更多交易所,这周和下周都会上线新的交易所。Lambda是一个在路上永无止境的项目,经历过传统商业的洗礼,希望通过Lambda来施展我们的想法,达到暴富。把这种分布式商业,交易成本为0的具有扩张性的商业模式实践、落地,把它在现实中做出来。

  在Lambda中我们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就如王兴说,“商业是一个有限游戏,还是一个无限游戏”,我认为它是一个无限游戏,对于一个无限游戏来说,它本身就是没有边界的,这种企业的边界由什么决定?是由企业的边际交易成本决定,如果我们将边际的交易成本降到零,那企业将可以无限的扩张,这是我的一个理念。虽然我在传统的创业当中也只是做到了just so so的成就,但吃过亏后,我希望我能够走得更远。

  记者:01 主网上线后,Lambda在努力扩展生态,请问之后Lambda团队的工作重点也是针对生态建设吗?

  嘉宾:我觉得50%的重点还是在主网,现在主网的共识网络已经上线了,节点们已经happy的跑了好几天了,大家玩的很开心,因为主网币的价格蛮高的,最高的时候接近三块钱。后面的重点还是在主网上线。

  我们一定会保证主网能够顺利上线,把全球第一个分布式存储网络好好的建设起来。我们真的是以一己之力把这个区块链行业往上拖了一个台阶,因为以前的公链大家都知道现在基本上凉凉了。为什么凉凉也很简单,因为就是概念,多少TPS,有什么用呢?一点儿用没有。但分布式存储真的是能用的,就是未来的封面存储之上,随着块存储文件存储,然后以分布式存储的落地,围绕它怎样进行业务落地都是可以的。分布式存储真的使得区块链行业和数字货币行业做到了脱实向虚,那这个意义怎么说都不为过,所以我们50%的努力还是主网上线。

  另一方面,我们的目标年底主网币价格一美金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上更多交易所达成更多的共识,跟更多国家的社群、团体,或是持币用户进行合作,达成更大范围的认知,是我们的第二部分。这两部分都是我们团队的主要任务,生态建设是我们在主网上线后的内容,他不是目前的主要任务。业务落地更多的是针对主网上线后,我们可能从十月起开始落地业务,大概是这样的节奏。

  记者:02 何总分享了在2019上半年Lambda所做的工作和一些收获,那年底要达成的目标有哪些?

  我觉得2019年基本上后面就是躺赢节奏了,虽然年初自己设定目标时,自己也觉得有点痴人说梦,太不可思议了。但这就是区块链的力量,这就是分布式商业的力量。我觉得基本上就剩一条就是年底的主网币价格一美金。

  记者:03 昨天有消息称公信宝被查封,何总您怎么看,以及Lambda会哪些措施规避风险?

  嘉宾: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看到公信宝被封的消息后有很多点想跟大家分享。大家可能不知道公信宝为什么会被封,其实很明显,公信宝被封是因为卖数据。但它为什么卖数据呢?卖的数据又是什么?其实是个人的隐私数据,是每一个体在高利贷、暴力催收,和小贷这个领域,卖私人用户的数据,然后让暴力催收去催收个人用户的钱。

  这个话题我真的想延伸出来讲一讲,我觉得这些人真的是有极大的罪恶。在很久之前看过一本书,是日本作家宫部美雪写的,这本书叫《火车》。书的封皮上有一句话,“人以恶应堕恶道,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俱至,必有火车来迎”,这个火车不是指我们乘坐的火车,而是指燃烧的火的车子。这本小说我印象非常深,因为它写的是一个日本女人如何因为现金贷、小额贷款,深陷财务困境,最后导致杀人的故事。

  为什么说这个呢?我觉得国内的P2P、小贷、现金贷、714高炮确实坑害了非常非常多的人,尤其是没有偿付能力的人,然后收入在一千两千三千的这些人被这个小贷套路贷搞的真是家破人亡,甚至失去了生命,我觉得整个产业上下游都是要被国家给铲除的对象。所以我认为公信宝出事,不是因为数据,而是因为他们拿数据服务什么人,他们拿数据服务了坏人,这是公信宝的问题。

  我觉得Lambda的整个商业变现,其实真的不太着急,或说我们不会通过这种业务去变现。我认为分布式的存储它的核心优势是它的一些技术的特点,就是数据的完整性证明、数据的确定性的持有,确定性的删除,确定的数据流向。我们有可能自己尝试做一些上层,假如一个公园的客户不愿意用这个WPS、Office,或者说不愿意用这种云端的Office服务,我们是不是可以用PLedge的ID,加上数据存放做一个云端的Office,让用户使用呢。

  我们自己是不是可以去尝试,为了业务的落地,而不是存了数据之后再把数据卖掉,我觉得这是个很low、很傻的行为。未来数据是不是允许交易,应该是用户自己的行为,用户拿自己的数据去卖钱,这是OK的。但购买第三方黑数据去卖钱,绝对是违法行为。所以Lambda不会这么急功近利,也不会这么浅薄,我们的使命、愿景以及价值观也不允许我们这么做。

  Lambda的使命是我们希望在全球第一个实现基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驱动的分布式存储,愿景是将数据价值还给用户,它的owner来实现。这个数据的价值应该归还于数据的主人,而我们价值观不允许我们做出像公信宝这样的买卖数据服务小贷,摧残底层人群的一些行为。从我当年看了《火车》这本书后,我当时想还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好,我们就没有这些小额贷款的事。结果到了2015、2016年后,我真觉得这些人是极大极大极大的罪恶,怎么说都不足以弥补这些人犯下的过错。

  Lambda的未来是非常长远的一个打算,我们只会用比较巧妙的方式去试探我们未来的商业路径变现,但我们不会这么愚蠢去卖数据,所以对公信宝我们表示遗憾,但我觉得他们做的事情确实是违背了我的价值观,突破了我的价值观。我认为中国所有这些小额贷款的公司,以及从业人员真的是就像《火车》那句话,“人以恶应堕恶道,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俱至,必有火车来迎”。当然我也不是个文艺青年,这句话我记得这么多年,真的是这本书给我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

  我们不会用这么low的方式来变现,我们会自己尝试往上架构上层业务,但一定会在密码学的基础之上,在DPos的基础之上,在分布式的上层之上,不会以这种方式去变现和落地。我觉得这种是很愚蠢的。

  嘉宾:这个问题蛮有意思,我们的回答是说我们的映射不会很早,应该是四个月到五个月之后,也就是春节的这么一个时间点吧。因为必须保证大家资产的安全,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主网币的价格会更加高一点。康波交易所的价格,目前来说,因为主网币只在康波交易所,所以康波交易所的价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比ERC20会更高。

  嘉宾:什么时候三块,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吧。因为我也无法预测价格,因为其实大家可这样理解,Lambda现在真的是一个很主流的项目,没有任何人能够单独预测价格的走向。这个事情本质上你理解它是一个混沌动力学,如果你不太理解什么是混沌学,你可以去看一下《蝴蝶效应》这本书。它是一个对于边界条件极其敏感的一个复杂系统,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是我只能告诉你说我们期望年底价格到六块好吧。

  嘉宾:我觉得信心来自于哪里,第一点我认为整个数字货币行业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越临近于比特币的减半,越是比特币比较高的价格,对于一个能够坚持到牛市的项目来说,它是一个很大的利好。第二,我们的主网上线之后,到年底就已经非常不同了,就是共识网络、存储网络和矿工业务到年底都会有突破。那么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并不愿意去做预测价格,但我觉得它一定是比今天要好很多的。

  群友提问:如果币安投票通过,上线Lamb,是交易主网币吗?还是ERC20?

  嘉宾:币安我们取消了这个Dex的上币,我们只上主网,或者说只上币安的主板。然后为什么会取消Dex?因为我们认为币安搞一个新的不同于ERC20的这么一个规范,是相当于是跟所有其他交易所站队,你要么站币安,要么站其他交易所。对Lambda来说,我们并不想站队,事实上我们已经上了除了币安以外所有的主流交易所。我们也不认为币安的那个标准,有利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所以我们不上Dex,我们只想上主板。另一点是那么上Lambda那就肯定不是ERC120,而是主网币。